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两性心理

谈谈我们这个时代的自恋型人格

标签:两性心理|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最近,娱乐圈气象波荡,文艺女神江一燕被各方啪啪质疑和打脸,她在微博上发布“美国建筑师大奖”的消息,遭到大量网友质疑...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最近,娱乐圈气象波荡,文艺女神江一燕被各方啪啪质疑和打脸,她在微博上发布“美国建筑师大奖”的消息,遭到大量网友质疑,更被一帮又秃又强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们诟病,要求其晒设计图晒CAD。而与此类似的还有半年前,翟天临的博士“知网”事件,也是在网友的口诛笔伐中狼狈落幕。

在这里要谈一谈精神分析中,一个重要的概念——自恋,它也是自体心理学派的重要基石。

自体心理学开篇就会讲一个关于水仙花的故事。纳西斯Narcissus是个美少年,无数少女为他神魂颠倒,可惜他对所有向他示爱的少女都不屑一顾,有一天,纳西斯来到一个山泉旁边。这个山泉水清如镜,纳西斯头一低,看到水中有一张俊美无瑕的脸孔。

他像着了魔一样,如醉如痴地坐在水边,寸步不离。也不知过了多久,最后这个本是无情的美少年终于为情而死。

因为他爱上了水中的自己。纳西斯死后,水边发现一丛紫蕊白瓣的水仙花,临风依依,凄迷梦幻。

不知道,大家从这个故事里,是不是也看出了很多明星的人生。

在我们这个博取眼球获得利益的时代,引人关注引人羡慕似乎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然而深入其内心,却和养育过程、父母双亲的回应,以及父母双亲在孩子心中的影像息息相关。

自体心理学的奠基人科胡特认为,孩子生下来之后,会认为自己是全能的宇宙之王,他们想吃奶,奶便出现在眼前,哭闹时,即有人安抚。他们认为是自己的意志创造出了这个世界。

在婴儿的早期阶段,的确需要这种对孩子全能感的镜映,来给孩子自我确认感和安全感。但是在随后的养育过程中,随着孩子心理和生理功能的增强,父母就要把这部分的关注慢慢地回撤,即俗话说“恰到好处”的挫折。这部分不是父母有意为之的,而是随着孩子的长大,以及父母自身的局限性,自然而然发生的。

就是这个自然而然的过程,让孩子能和父母的心理边界慢慢分离,感受到父母也是一个活生生的存在,也有着自己的缺陷,孩子会慢慢放弃自己的全能自大感,发展出自己的能力,学会了自我安抚、耐受挫折、知道自己和他人的边界,把自己当人也把他人当人。

但是在这个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作为主要抚养人的母亲回应错误、过度回应、没有回应等的话,可能会给孩子带来极大的伤害,其中一部分孩子的表现是,他们不太分得清现实和幻想,并且持续的在现实中,去实施自己全能的幻想,最后导致糟糕的事情出现。

比如当下流行的极限运动,很多人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不作任何保护措施的攀岩、探险、高空行走等,其实在这些人内心永远有一个母亲的凝视,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全能的,可以做任何事情,更有着自己成功了之后可以获得母亲夸赞的幻想,从而忘记了自己只是一具肉身。而另外一些立志要做抖音流量王的人,即使倾家荡产,搭上几十万也在所不惜,他们的内心也都有着源源不竭的表现癖好以及对于回应和赞赏的渴求。

这部分源自婴儿最早期的夸大以及古老表现癖,需要在孩子养育的过程中镜映并且逐步调解,减少其中的张力。如果这部分的能量没有得到中和的话,孩子就会保留这种古老的驱力,不停地向外界寻找并且确认这部分。通过吸引眼球、哗众取宠,来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把自己交由外界的喧嚣中,无法保持内心的平静。

我们从江一燕的身上,或者也看到这部分,这些年,她忙支教、忙摄影、当作家、当建筑师,妥妥的斜杆青年。然而,如果要一探究竟的话,又发现,支教不过是每年短短几天,且不能看到她究竟为孩子们做了什么,但是流出的宣传图确是铺天盖地。自己只是作为房主,却硬生生的写进了设计师的名单里。

这些言行中,无不带有对展现自己、期待他人注目的无比的热望。而翟天临学霸人设,以及他经常在公众面前展现才学的姿态,也颇有几分傲娇和自视甚高。

自体心理学认为,在病理性自恋中,有些人会达到人格障碍的程度——即一种夸大的幻想或行为,需要别人赞扬,并缺乏感情移入的普遍模式。主要表现为

(1)有自命不凡的夸大感(例如,夸大成就和才能,没有相当成就,却指望被认为是优秀)。

(2)一心幻想无限的成功、权力、才华、美貌或理想的爱情。

(3)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和独特的,只有其他特殊的或地位高的人(或机构)才能理解自己和与自己交往。

(4)需要过分的赞扬。

(5)有一种权利感,即不合情理地期望得到特殊的优待或别人自动顺从他或她的期望。

(6)人际关系上利用别人,即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损害别人。

(7)缺乏共情:不愿认识或认同别人的感受和需要。

(8)常常嫉妒他人,或认为他人嫉妒自己。

(9)表现骄傲、目中无人的行为或态度。

自恋型人格特别容易出现在演艺行业,因为这本就是一条受人瞩目、光鲜亮丽的星途。然而,假如过分沉溺其中,渴求他人注目的话,可能永远会活在一种假象当中。

这也就是为什么,演艺圈的明星,容易罹患抑郁症的原因。因为每一个人都渴望面对真实的脆弱并不可能十分完美的自己。